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江苏治白癜风的药物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1 02:04:2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江苏治白癜风的药物,富源白癜风医院,安徽治白癜风的偏方,吉林根治白癜风的方法,“黑白同治”治疗白癜风技术获国家推广,吉林白癜风早期病因,北京中医医院看白癜风

原标题:蛙鸣,点亮思乡的火花

<冷大_h1>

叶志平

穿过夜色中的车流,越过一群跳广场舞的大妈,我漫步在西郊公园的环形道上。散步的人不少,成群成群,一拨一拨,像春天池塘里的小鱼秧儿,在快乐地游动。我沿着北边的岔道往上走,那里是公园后门。公园依山势而建,北边就是原始本色的小山。我知道,山脚是有一个池塘的。不知为何,今晚,池塘对我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。

远远的,我就听见了池塘的呼唤,准确地说,是池塘里此起彼伏的蛙声的呼唤。我加快脚步,用热切的目光搜寻着这里的水域。昏黄的路灯,映照着一片杂乱的芦苇丛,水并不多,但在城市,能有一处有水有草的池塘,已属难得。我不知道这些青蛙是从哪里跳过来的。难道它们也像我们人类一样,从各个小区,从各条街道聚集到这里?抑或,它们本就是这里的土著?

我一直以为,青蛙是有灵性的,它们是春天田野里最杰出的音乐家,它们为一切萌发出生命迹象的事物吹响号角。新翻的水田里,青蛙蹦上蹦下,还忙着唱响春天的赞歌。在歌声里,农民开始在田间忙碌,准备农事。

想起小时候,小孩子们用白色的棉球系在细线上,放在田埂边不停抖动,小青蛙冒着一双好奇的眼睛,“噌噌噌”地跳过来,一口就吞下了棉球,轻轻一提,就能钓上一只小青蛙。当然,我们更多的只是好奇:它的软肚皮里,怎么能发出那浑厚有力的声音呢?被我们释放的小青蛙,在田里蹦跶几下,却并不急着逃走,就那样好奇地静静地看着我们。

蛙鸣依旧,我却不再是当初钓蛙的少年。我想寻找到哪怕一只青蛙也好,看看他们是否就是跳动在童年里的那只。我不停地拍掌,企图看到一只受惊的青蛙能够跳出草丛。但他们正在进行的音乐会,丝毫不受影响。细细一听,这场气势磅礴的音乐会中,有的声音响亮,有的声音清脆,有的声音高亢,有的声音绵长,似乎是大合唱中不同的声部。风轻轻吹动池塘边的杨柳,也吹动我淡若星光的思乡情绪。

蛙鸣,以最原始的声音,用最短的距离,将我的心直抵故乡。

父亲卷起裤腿,头戴一顶旧草帽,一边和旁人大声聊天,一边在田里劳作;那头喜欢瞪着大眼睛吓人的“老水沙”,悠闲地拉着犁铧,在它的身后,一垄垄新翻的泥土,排列得整整齐齐。抽黄烟的开大爹爹,大嗓门的五星伯,他们都已离去,可在这个春夜,在这片蛙鸣声里,我也想起了他们。想起他们笑话我插秧不如弟弟快,也不如弟弟的直。

白色的炊烟从村庄上空升起,田野里四处传来“爸爸,回家吃饭喽”的声音。人们便从田里起身,扛起锄头,抬头望一眼炊烟,开始往家走。我家门前有两口大池塘,回家的乡亲们,总要在那里清洗一番,洗洗泥腿、刷刷锄头,再聊几句张家长李家短。亲切的乡音,那时觉得平常,现在记起,却有太多的回味与不舍。

无论多忙多累,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,总需要腾出一处,安放故乡的记忆。这些记忆,总会在不经意间,被某些最普通的事物点亮。一如今夜,一场蛙鸣,就瞬间点亮我思乡的火花。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晋城白癜风医院